(本会讯)壬寅仲春初二,龙抬头。

    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研究生、青年画家谢桐专程来到谢翱诗会办公室探访,会长谢少波热情地接待了这位青年才俊,两人从家乡桃山聊起,话题自然与画相关联,但又不极限于画,这是一次很有意思的聊天,小编根据录音整理,并征得两位乡贤的同意,现由本会公众号发表。

两位聊天者的家乡:桃山三和


老谢:谢少波    小谢:谢桐

老谢:桃山及砲台地灵人杰,历史上出过很多有名的画家,如谢海若(新丰人)、范昌乾(范厝人)、王兰若(塘边人)、谢文勇(市头人、广州美术馆原副馆长),谢良田(三联人,舞台布景画师),除此之外,民间画画基础良好,桃山家具业发达,传统家具除木雕外,我记得眠床、饭台(四方床)、春椅等都要画画,潮汕建筑的门楼肚也需要画画。民间能工巧匠多,自然就形成了极具地域性的画画氛围,虽然未必形成画派,但也必定会孕育出画画大家来。今年桃山三和举办的书画展,质量就很不错。

上面提到的画家,除谢良田早年学习西洋画外,包括你爸谢伯开教授在内,都以国画或版画作为主要创作方向,民间也多以民俗油彩画为主,这一“国画共同体”依托于浓厚的桃山地域传统文化土壤,而你却勇敢地跳出了这一“国画共同体”,选择了油画,而且从你的作品看,更多的是倾向于现代主义艺术形式,很想听听你当年在确立志愿时是出于什么考虑?

小谢:其实我学画的时间很短,不是外界所认为的从小就跟着父亲学画,虽然父亲对我们要求严格,但也注重因材施教,这给了我们根据自己的兴趣自由发展的空间。

进入高中,对于未来,要有一个规划,何去何从,必须有所取舍,面对大学求学志向,也出于个人爱好,我才开始慢慢接触绘画的基本知识,我想这也源于从小看着父亲画画和在这种朋友圈长大的缘故吧。

老谢:虽然你没有从小就拿起画笔,但正如你所说的,朋友圈子里都是画画人,志向的选择便自然往这方面靠拢,耳濡目染在意识和无意识里所沉积下来的必定是与画画有关的情结因素,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怎么从“国画”跳至“油画”的。你志向选择的缘由,对后来人是有所帮助或借鉴的。

小谢:确实如此,我小时候接触到的基本是国画文人的艺术氛围,所以对梅兰竹菊、笔墨意蕴等有一些了解,对山水画的意境也有所感悟,当然,限于阅历,这种了解和感触是表面的、肤浅的、局部的。

        由于没有从小学画,等到要以应试、前途这种带着功利色彩的目的去学国画的时候,在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那么,比起传统国画这种需要运用意、气、神的要旨来说,从基本的平面透视与色彩原理等去进入绘画领域要好把握得多,对于完成应试来说,后者是一条更好走的路。所以我开始学画,所接受的是“科学化”下的绘画知识,与传统的国画有一定的差别。所谓“科学化”,就是借助解剖、透视、数字化等可分析、可解构的手法来学画。

到高考填写志愿时,我就不自觉地选择了油画领域,原因有两个:一是想学习新的专业种类(媒介),二是想走出舒适圈去看看别的领域。也就是说,从一个共同体跳跃至另一个共同体,我现在也很庆幸当时做了这样的选择,它帮我开拓了视野、拓展了很多思路,也使我能够从另一个角度、以另一种方式对原有的中国绘画作新的解读和理解,这种理解就是那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而现在,我不在庐山中,当然就有了感觉。

老谢:你进入广州美术学院从读本至读硕,已经七年了,也参加了不少画展,现在研究生也快毕业了,这些画展给你的艺术生涯带来了什么?

小谢:展览是一个艺术家必不可少的展示自我与专业发展的路径。特别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先抛开展览本身的级别和水平程度不说,能够参加一个展览首先是对自身艺术价值的一种肯定,也是一个艺术领域的必修课。因为每一个展览都有自身的主题、需求、评判标准等等,包括有时候里面会涉及到地域、文化等单元因素,所以作品能否入选,是对自身的一种价值评判。当然展览也有各式各样的级别,你参加的展览级别模式越高,证明你的艺术价值也就越高。

其次,展览也是你的艺术作品向外界推介的一个极好平台,毕竟它是一种组织性的对外展览,你的作品可以被媒体、大众、藏家等人发现,提高你的曝光率,这是宣扬你艺术主张和价值的一种方式。在参加展览的时候,你还可以去认识与你相同或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相互交流,相互促进吧。艺术强调的是个性,而不是大同。它有点像“内卷”一样,大家都想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做到极致,耕好自己的这块“田”。

 

谢桐参加的相关展览海报

老谢:明白。我对你的作品还不是很了解,能否介绍一下近几年你所学习到的一些艺术理念、包括一些思考方式以及一些相关活动?让我来感受一下年轻人的创意和激情。

小谢:近些年来,我参与过的活动有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杂一点,毕竟还是学生时代。

这几年除了做作品之外,也会涉猎一些相关的文化活动和展览策划,这也是我对提高自身综合能力的要求,现在的艺术生态与以往有些许不同,艺术家的成长更多需要一些综合能力的训练。面临这种快速而又多维、又一体发展的社会,艺术家除了要解决好自身的艺术创作之外,同时也要应对相关的事物处理,如何在新型生态中更好地生存,就是看你是否具备相关的应变和规划能力,所以像前两年接受一家艺术空间委托,帮他们做前期的规划和策划管理工作,目的就是从中学习创作之外的艺术管理和运营管理技能。

白域艺术空间系列活动现场(右五为谢桐)

 

 

谢桐作品:温存的记忆  

80×60cm  综合材料 2018

关于对自己艺术作品的思考,在我看来有一些是阶段性的满意。前段时间读孙晓枫老师送我的一本他个人作品画册时,里面开头的一句话蛮打动我:“绘画是一个不断否定和质疑的过程,最终会落实到一种价值判断。”所以,每个阶段,我大多会对以前的画提出质疑和否定,继而是重新思考如何改进和突破,我近几年绘画上的形式比较多元化,从架上绘画到雕塑装置都有一些,在满意程度上,我只能说慢慢地去摸索出自己想要关注的话题,特别会在社会文化变迁和绘画本体问题上去努力,毕竟有些方面自己还没有完整的阅历,需要不断去钻研。

  

 谢桐作品:格式化叙述  

布面油画  100cm×200cm  2021年  

现在的绘画方式和手段和以前有很大的区别,这是在科技、文化和社会变化的多重影响下发生的,比如说媒介的使用不再单一局限,而是多种混合交替使用,包括图像的处理也是。我现在有时会借助一些科技软件和新型材料去绘画,比如上面这幅画就是借助软件进行一些改造拼接,重新将图像排列,构成一种新的视觉效果,作品出来后也受到一些老师的肯定。

老谢:佩服你能够试图从社会文化变迁和绘画本体问题上去努力,绘画本体所涉及的更多是艺术哲学的问题,从青年时代树立这种远大志向很好。但需要有扎实的基本功,才能去探索本体的问题。

青年是未来社会发展的栋梁,青年画家的活力、创新力、洋溢着的热情,拓宽了当代艺术的边界,创造出新型当代艺术,你作为青苗画家中的一员,能否介绍一下青苗画家的艺术职能和担当?

小谢:青苗画家培养计划是国家以及各级官方组织培育青年画家的一个官方公益行动计划。纳入培养计划的青年画家,接受培养的方式与传统的培育方式不同,他们创造的作品可以直接面向社会,面向专业,得到同行业里面更多专业人士的更多关注,通过媒体的大力宣传,逐渐使他们在这个行业里头出类拔萃,我有幸纳入这个计划里,面对的压力和机遇并存。

老谢:祝贺你,期望你能够挑战自我,获得个人在艺术上的不断进步,从小的角度来说,你的进步所开拓的新领域,也是为桃山绘画发展中增添的一个极具活力的新元素,为以后桃山绘画史增添一抹新的光彩,期望我们正在编纂的《桃山史志》将来为此而有新的一笔。

 

 谢桐作品:礼衣 

3D雕塑 尺寸可变 2019

 谢桐作品:方·圆 5  

80×40cm  综合材料  2021

我看过你策划的《叠代》展览,其作品在艺术上以新锐姿态亮相,这种新姿态无非是超越日常的视觉图像,建构一种不可视的心理空间,用碎片化建构交错的空间与时间,这有点像表现主义或立体主义的风格,能否适当描述一下《叠代》展览里面作品的基本艺术特点,让我也有一个学习提高的机会。

小谢:感谢您对我个人发展动态的关注,《叠代》这个展览既是我2021年的最后一个展览,也是我策划的一个跨年展。

     

     

     《叠代》展览现场

2020年,我还策划了北京白域艺术空间的跨年开馆展,也聚集了东南西北的许多一线艺术家参加了展览,那是一个大范围的展览模式。而《叠代》的展览思路是从广州这个地域的现有艺术生态出发,目的是去展示一部分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在相对比较务实的广州城市中,这种自发性的青年展览相比较上海、北京来说比较少,其原因有很多,其中主要是广州属于一个经济为先的发展城市,加上南方人的务实文化特点,使得这种新态式展览无法长期、连续性、大面积地发展,当然,还有这边的画廊、机构、商业模式等运营因素,也影响了这类展览在广州的受关注、受重视程度。当然,广州的城市容纳弹性会比其他城市更加大些,包容度大,开放程度高,慢慢也做出了很多具有影响力的文化活动,包括美术馆发展也愈加成熟,这也是我选择在这个城市求学的原因之一。

回到这次展览的作品上,我觉得有两点值得关注。首先,我们面对的是90后的艺术家,这批艺术家是正处于上学或刚毕业的独立艺术家,包括策展人也是艺术家和具文艺创作者的双重身份,这样在文献梳理的时候,便能更加准确地去定位和敞开描述;其次是这些作品的模式,这次作品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具象图像的新表现主义的表达,另一部分是图像的解构再读形式作品,这也是与相较于以往大众所看到的传统具象描摹不同的另一种艺术展现方式,而这种方式其实和我们现代社会的图像时代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景观图像使我们的生活状态变得多维和虚拟,每天我们视觉所需要处理的图像信息应接不暇,此时我们慢慢的就需要和适应另一种图像解读的方式。这种变化体现于艺术家的作品之中,既表达了艺术家对当下的关注与思考,我想,也能够引发一定的审美共鸣。

白域艺术空间展览现场

其实我在翻阅资料的时候,发现您也做过与视觉图像有关的艺术活动,例如灯光的视觉效果的组织、策划和设计。相比绘画中二维平面作品,您所组织策划和参与的活动更具三维空间和多方位、远距离特点,肯定会遇到比绘画艺术更加复杂的困境,能否也谈一些,让我们学习一下?

老谢:艺术的表现形式尽管不同,但所有艺术都是相通的,艺术的目的是培育主体的审美意识,获得美的感受,以这种感受激发、活化热爱生活、创造美好生活的情绪。

审美主体可以是个体,也可以是群体以至整座城市、整个民族、整个国家、整个人类。但艺术的表现形式的确不同,绘画作品属于二维平面作品,灯光艺术作品属于三维、确切地说是四维艺术作品。它除与绘画有相通之处外,与绘画作品不同的是,它可以让欣赏者参与到作品的创作中来,并与作品进行互动,把“现实”和“可能”两个世界融为一体,通过声、光、电的综合运用,使人进入一个亦真亦幻的意境之中,如穿越“虫洞”般。在把人或者城市变成作品的一部分的同时,提升的就不仅仅是个体、而是整个城市的审美意识了。

创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也正是由此特性而带来的,在作品的创作和完成过程中,必须考虑周围环境、安保要求、建筑物持有人的支持程度、空间的管制因素、经济承受力等等非艺术的因素,这些因素往往会扼杀一件十分有创意的艺术作品。

小谢:是啊,这是一件十分无奈的事情,不知道你们在广州国际灯光节的设计上如何克服这个困难?我看您微信的头像就是第二届广州国际灯光节的作品。

老谢:你好细心啊,这个头像你都看得出来。至于如何克服上面提到的困难,我们一方面不断修改作品,以便符合安保要求,但往往以牺牲艺术性为代价,另一方面,我们不断征集一些小的、极具创意的作品,你们广州美术学院的好多学生都有作品入围,这一方面给广大参观者带来了更丰富的美的享受,一方面也为广大新人的艺术成长提供了一个宽广的平台,相信你们学院那些获选的青年才俊,一定会记得这个曾经让他们施展才华的大平台,因为广州国际灯光节是世界三大灯光节之一。 

第一届广州国际灯光节作品:生命之树

小谢:虽然我没有作品参加广州国际灯光节,但听您这么一说,还真要感谢广州为我们的伙伴们提供了一个表现自我的大平台。刚才我们在对话时提到了我主办的《叠代》作品更多的是一种表现主义与立体主义的交融形式,我不知道灯光艺术是否也运用这种艺术手法?

老谢:我国的灯光艺术、源于传统农业经济和血缘地域的庙会、灯会,其灵魂是对神明的歌颂,同时愉悦自我,其表现形式是静态式的、温情式的,加上一些由灯会引发的爱情故事(如潮剧《陈三五娘》),使灯会带上浪漫主义的色彩,其艺术最高形式便是自贡灯会。 

当然,我们在国际灯光节中,没有采用这种传统的灯会艺术形式,但也有某些部分章节内容,采用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禅的艺术意蕴和传统文化中的一些温馨场景,如第五届的《彩蝶》,珠江边的彩蝶,美丽的翅膀轻轻地扇动,世界便会泛起温柔的涟漪⋯⋯ 

 

广州国际灯光节作品:彩蝶

  

科学技术及灯具的纵深发展,为灯光艺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虽然在灯光艺术上还没有人提出这是表现主义的形式,那是立体主义的形式。但我个人认为,灯光艺术已强烈地带上与绘画一样的表现主义与立体主义的艺术手法了。

小谢:很想听听您在灯光艺术中表现主义与立体主义的一些见解和案例。

老谢:表现主义一词于1911年开始使用,是与塞尚、凡高和马蒂斯等人的艺术作品联系在一起的,表现主义强调以色彩及形式要素进行“自我表现”,是情感抒发的代名词。

立体主义始于1908年的法国,追求碎裂、解析、以许多组合的碎片型态来表现。艺术家们从诸多不同的角度来表现目标,各个角度又交错迭放,垂直与平行,散乱的阴影造就了一个错乱的时空错觉,形成梦幻般的时空境态。

如第一届的星光长廊、生命之树;第二届以海心沙、广州塔、西塔等为载体的城市激光秀、时光隧道、立体机器人光雕、水面涟漪、广州图书馆楼体变形动画“穿越”;第九届的“海心之珠”等等。都是表现主义与立体主义的作品。

“海心之珠”是一个高度复杂的全新空间形态。极小曲面的结构是由数学公式和计算机程序生成的,数学公式创作了空间的美,高度复杂的形态呈现出“虫洞”的神秘感与未来感。

 

广州国际灯光节作品:海心珠

小谢:在您的工作生涯中,大多数都与广州地域文化建设息息相关,您觉得一线城市的文化如何移植至家乡引导母体地域文化的发展?青年人应该对家乡文化进行哪些方面的学习和牢记哪些使命?

老谢:你的这些问题有些大,大到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只是想,文化的发展没有统一的模式,文化的发展动力是多元的,文化也是多元的,各地域文化有其长、也有其短,不要骄傲自满,也不要妄自菲薄。

2020年11月,我在接受《羊城晚报》专访时说过这么一段话:

秦牧以一篇《花城》让广州得一雅称,杨朔写《荔枝蜜》让从化的荔枝在世人心中留名。我认为,未来要把广州国际灯光节打造得更加立体,让这张广州名片流传得更加长久,可以从立体式传播入手,组织力量创作一篇散文、一首诗、一曲广东音乐、一曲交响乐、一首主题曲。

桃山文化的精髓是“忧患、感恩、明德、厚学”,我们要大力发扬光大。最近,作家许小鸣写了一篇散文《春到桃山》,阅读量10万,对桃山美誉度的提升做了很有意义的尝试。如果要起到一读到秦牧的散文《花城》,就联想起广州,一读起有关桃山的散文,就联想起桃山,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正在联系一些作家、艺术家,有机会到桃山采风,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艺术作品。对于家乡的年轻人,期望能够弘扬桃山文化,明德、厚学,学好本领,为国争光。

左起:谢桐、谢少波交流现场

二人相谈甚欢,临别之时,谢少波对谢桐说:你大伯谢伯炼是我的同学,你爸谢伯开教授是我弟少伟的同学,你爸的艺术成就显著,我记得他昔年与谢若秋教授一起,主编《谢翱诗文与研究》一书,而你三叔谢伯余是我在新华中学时的学生,我教过他英语,他现在也是一名中学高级老师,也喜欢舞文弄墨,最近,我邀请他一起来编纂《桃山史志》,请代向他们问好。你爷爷谢礼学老师,生前长期从事美术教育,深得学生和乡亲的尊敬,希望你能够传承三代画风,祝愿事业有成。

           两位聊天者的家乡:桃山​三和

广州国际灯光节现场视频(大部分由谢少波拍摄)


  谢少波

个人简介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全国建设系统先进工作者

广东省光电技术协会高级顾问

阿拉丁神灯奖评委

广东光亚照明研究院专家

  谢桐

个人简介

桃山三和西面围人

1996年生于广东揭阳

2019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

2022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研究生

2019年-2021年 北京白域艺术空间 艺术总监

广州国家青苗画家培育计划 三期画家

主要参展经历

2021年 

《叠代》  广州画院青创艺术中心展厅   广州.

《致敬·新青年——新时代青年艺术家作品展》 广州画院美术馆  广州.

《多元并进——广东省当代油画创作探索提名展》 珠海画院美术馆 珠海.

《游于自然——2021年度青苗三期采风写生作品展》 福慧美术馆  广州.

《茁壮——青苗三期·2021年度汇报作品展》 广州艺术博物院  广州.

《第九届大学生艺术博览会》  武汉

《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中期筛选汇报展》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广州.

《觉醒时代2021中国青年艺术邀请展》  北京.

《新艺潮—青年美术五人展》  广东揭阳.

2020年

《广东第七届当代油画艺术展》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江门市美术馆.

《第二届思想日记手稿》 金奖  广州美术学院造型基础部 广州.

2019年

《交汇与重译——名师提名展》青年策展人专区  广州大艺博 广州.

《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展》 广东美术馆  广州.

《毕业之星的选择》 深圳盒子艺术空间   深圳.      

《揭阳市青年美术协会学术提名展》 广东揭阳.

2018年 

《绿现代艺术——对流》 广州紫泥堂  广州.

2017年 

《整体—无限|第二工作室》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广州.

《Power is Rule》谢桐个人展览 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 广州.

《觉后知,觉后觉》 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 广州.

《米塔当代艺术空间展》 米塔艺术空间 广州.

2016年 

《Inter-Youth 国际青年绘画展》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杭州.

《石榴岗15号》 深圳华侨城欢乐海岸盒子空间艺术“居民”论坛艺术项目 深圳.

《鳄尔宫海》谢健颖、谢桐双人展 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展厅 广州.

《朝文--与你同行》 广州朝文工作室 广州.

(向下滑动)

文案:秘书处

编辑:蔡丹婷

审核:谢锐龙

 

文章来源:谢翱诗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